隐退娱乐圈十年后 《刘家昌开口》曝音乐圈故事-非常娱乐
欢迎光临
关注娱乐圈的大事小事

隐退娱乐圈十年后 《刘家昌开口》曝音乐圈故事

隐退娱乐圈十年后 《刘家昌开口》曝音乐圈故事 刘家昌

搜狐娱乐讯 在大陆聊及刘家昌,知晓此人名者不多。但说起其作品,如雷贯耳、耳熟能详,《月满西楼》、《庭院深深》、《一帘幽梦》都是传世经典,而那首《往事只能回味》几番轮回仍在被百转千回地吟唱中。刘家昌,知名作曲家,现年74岁,现居江西鹰潭,曾是邓丽君、凤飞飞、甄妮、陈奕迅、萧敬腾、姚贝娜等人的老师,与李敖、小S、王伟忠、郭靖宇、吴敦都是好友,近日,他“攒局”搞了一档座谈类的回忆录,名为《刘家昌开口》,依托个人微博陆续发布宣传,并定于11月1日上线视频平台,发布正片。

记者第一时间前往江西,独家专访刘家昌,零距离造访其斥资5亿建造的乌托邦艺术小镇,并交流整一日。被他的助理告知,此次采访是刘家昌隐退娱乐圈十年后的首次专访,而《刘家昌开口》亦是其为了总结一生创作而专门制作的视频集锦,“我一生都是一名老师”、“我的学生已经死了一大半了”、“我希望让大家记得我的学生”。寻求来的诸多回忆短片因年久失真、画面欠佳,但依稀可见这位已过古稀的艺术家年轻时的状态,炽热本真的生活态度活灵活现地存在于《刘家昌开口》中的每一帧、每句话、每首歌里。

政治正确!喊话蔡英文并非空穴来风

达到江西的第二日,刘家昌的助理发来一条微信,大致意思是:“老师接受了《中国日报》的采访,你看下”。

次日,在其亲自设计统筹建造的简欧风格的别墅大厅里,见到了刘家昌。黑眼镜、眯眯眼,眼角的褶子不少,气质里有书生味,面对面坐定,开聊。“我在Facebook上被骂惨了”,迄今,刘家昌没有手机、不用电脑,网民的意见反馈来自于助理,“我说了必须承认是中国人,结果,很多台湾朋友都在网路上骂我外星人”。

没错,你会诧异,刘家昌不是音乐人嘛,一专多能地做过电影,可怎么跟政治也挂上了钩?他以法国路易十六时期复兴复国阶段出现的进军歌曲《马赛曲》为例,“国家需要音乐,关键时候也需要音乐”,只有正确的音乐流淌于心间,国才是国,家才是家。

他坦言,这是现在年轻人无法理解的,这是一代人经历决定的,就包括如今的参政议政也是带有时代烙印的行为。刘家昌祖籍山东,“我一生都没有去过,依稀记得在那儿滑过雪,其余就没有了”,之后移居去往韩国仁川,身份定为“韩裔华侨”,“因为是华侨,因而比普通人对国家的热爱多了三分之一”,过去半世纪,他对在韩国受到的不平等对待依然“受伤”,“年轻人应该没有经历过,同样的事完全高低不对等的待遇,那种苦涩、委屈会加深人内心对家和国的向往”。

居住韩国数年后,刘家昌决定回到祖国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全中国只有台湾开放,“因而,我以韩裔华侨的身份去台湾读书、工作、创作”,他说台湾是故乡,“我爱台湾,我刚去台湾时,家家户户的门都开着,友善的民风让人一生难忘”。当然,如今他对台湾的叙述,言语用词、语气包括眼光都是迥异的,“如今的台湾没有音乐,都是政治,打开电视皆是一张桌子、几位名嘴在骂人、吵架”,他认为根源在于领导人不承认“国”的存在,“我们是中国人,这个不能变,这个重要的关键点歪曲了,就需要无数的谎言去弥补”。

早年在台湾时,刘家昌就读的是台湾政治大学,因此同学中大多数都从事了政治工作。平日里,茶余饭后的朋友圈里,刘是一个小小的怪咖:从艺。刘家昌说,自己一生秉承的未变的观念是“我是中国人”,无论去往哪儿,这是不变的,他书写的词曲里都是长江、黄河、珠穆朗玛峰、青海大草原,“我没有写日月潭,没有写高雄,因为,中国是我们的国家”,他对“国”的概念深刻至骨髓、灵魂,根深蒂固,反复强调中可见其对“国”的依靠、依赖。

有人曾提问:刘家昌“政治正确”倾向的歌曲是哪首?答案是《我是中国人》,回忆1999年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时,四川大学生游走街头高唱自己的歌曲《我是中国人》,刘家昌兴奋至极,他认为,这是音乐表达的意义所在。

所有的音乐并非“空穴来风”,音乐就是感情。刘家昌害怕自己强调音乐“政治正确”的一面会被如今的年轻人讨厌,“没有过那种经历,可能无法理解对国家的依靠和深爱”。最近他创作的《天佑中华》、《中华我的爱》等歌曲,发布的时间也已安排入日程,“一个人只有一个国,国如母亲”,正如在接受采访时反复叙述得一般,颠覆了“国家”概念,那么逻辑就定是错误的,因为大前提错了。

在即将于11月1日公开的互联网节目《刘家昌开口》中,“政治正确”亦是其中表现的一部分,“对国家热爱,不是说千篇一律不带情感地歌功颂德,这是两个概念”,他反感民歌的唱法、介意“快餐式”的音乐表达,“民歌是如同军队一般训练出来的产品,那不是音乐”,热爱国家与服务于政治是两个概念。

  一生有趣,创作无数!学生占据华语乐坛半壁江山

聊天时,刘家昌分享了一个细节,“我一生都很尊重邵逸夫先生,他100岁时,我带他去赌了一次,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件不那么好的事情,但是男人的一生怎么可以没有这样的经历”,这个细节想必说出来定是莫衷一是的,但是可以推测出的一点是:这是一个有趣的人。

关于刘家昌的感情生活,大陆媒体上的曝光也不少。试探性地去揣摩、提问,对方的意思里大致:没有丰富的感情经历,大约音乐里也少了不少的味道。音乐本身上,他说自己两条街完成了一首歌、完成《一帘幽梦》的创作是在厕所、当年陈升给自己管理过录音带、替沈殿霞的女儿未“出来”惋惜不已等等,尽管刘家昌说自己一生只是一个没有牌照的老师,但是这样被叙述的一生精彩至极,当下最红火的歌手半壁江山都是他的学生。

兴起做《刘家昌开口》这档互联网节目除了希冀拥有一个值得回味的节目以外,还因为“版权”。“选秀节目、综艺晚会,好多年轻人唱我的歌曲,可是,没有人来问问我的意见,他们都唱得很好,作为商业行为,他们也都有酬劳,我不为这个钱财,但总得知会我一生”,刘家昌说,大陆的人对自己还是陌生的,在新加坡、台湾、香港知名度可能更高一些,但是在大陆很少有人能把他的作品链接在一起,也没有人知道邓丽君、凤飞飞、费玉清都曾是自己的学生。

他害怕遗漏任何一个自己的学生,“如果做了,漏了一个,他们看到了会不高兴”。刘家昌争取在20集、每集30分钟的时间内把对人、对事的过程说清楚。很多片段皆是联系艺人方、电视台出品方翻阅陈年资料方才获取的稀缺资料。“我跟李敖的对话,那次我一个人去,我是唯一的一个反方,当时对面的媒体人气势汹汹”、“没有想到姚贝娜去世了,当时在青歌赛时我一眼就认定她是第二个邓丽君,只是走得太早了”、“你看萧敬腾唱我的歌曲,你丝毫不会觉得老土,音乐的旋律是不存在新旧的”、“和费玉清上节目那次,他称我为伯乐,如今他的发展也极好”、“成龙过年很细心地给我寄了大衣,衣服还有相当精致的刺绣”……

除了音乐,刘家昌的电影作品也是高产。这位年轻时被称为“鬼才”的艺术家,总是精力充沛到爆棚。从1971年至1994年编剧作品27部;1976年、1982年前后策划作品2部;1967年至1994年先后配乐作品共30余部;1971年至1983年参演电影11部;监制、导演作品40余部;专辑8张;2006年起至今办“往事只能回味刘家昌演唱会”共17场,反响强烈、好评汹涌。

其中,部分图片现收录在江西鹰潭,刘家昌的艺术小村里。他把一生获取的奖状、合影、学生作品皆存放在一个四十平米的“小博物馆”中。他的助理是这样说的,“现在的刘老师,哪怕做演唱会也大多是公益性质,在江西做的这个艺术村也是公益的,他所有的一切都收纳在这个40平米的房子里了”。

刘家昌介意此生的一次“作假”,与姚贝娜有关。他的助理告诉记者,青歌赛中,刘家昌一下子“相中”了姚贝娜,并且给予了100分的高分,但是,无奈最后评审阶段被“操控”了,“老师一定记在心头,认为音乐比赛本身就很难断定高下,音乐没有高下,加上认为票数被改,之后他很少再参与这类的评委活动”。为了力推姚贝娜,刘家昌带姚贝娜去往香港演出,亲自打鼓,“我对学生就是尽心尽力,她是一个好苗子,我不是她的启蒙老师,我在一个阶段带领了她,可惜她已经走了”。姚贝娜去世后,刘家昌还曾将其作品整理,并有过公益性的捐赠。

这是姚贝娜2012年1月给刘家昌的私信,其于2015年去世。期间,刘家昌因为远在他乡,已四年未用微博,四年后因为《刘家昌开口》再度启用微博时看到留言,难过遗憾。

龙虎山下,卧虎藏龙

这个季节的江西鹰潭有点冷清。采访的当天,又是绵绵细雨。在刘家昌的介绍下,他的助理开车带着去兜转了一圈。这是跟随了他10年的助理,刘家昌笑称“我的家务事都是他在帮忙处理”。

整个位于龙虎山脚下的艺术村,占地不大,一应俱全。参观的当天还遇到了杨元宁,她是是台湾“经营之神”王永庆的外孙女,母亲是王家长女、台塑集团副总裁王瑞华,父亲是长庚生技董事长杨定一。“她是哈佛大学的第一名,这里未来所有酒店里的画都会出自于她,为了这个小村镇,她从纽约已经来来回回四次了”,刘家昌感动地说道。

  这是哈佛才女杨元宁的作品。

“未来将有很多像元宁一样的艺术家可以来到这里,休养生息、尽情创作”,刘家昌说如今的村镇里,模型已渐成,酒店、别墅、艺术长廊、剪辑室、录影棚,“全部都是艺术,没有商业”,他说,我这十年都在这里度过,“等到艺术家进村后,我要去打牌、我要去游山玩水”。

艺术村的长廊内皆是全世界艺术家的作品。一生专注影视、音乐,晚年也想将美术方面的内容纪录下来,没有高低贵贱,“我的任务就是纪录,不同的风格、不同的人、不同的故事,100年后有人来到这里,可以让他们看到100年前的今天发生过怎样的艺术”。

长廊里让人爱不释手的画作。刘家昌说,未来的龙虎山下,将会藏龙卧虎,将成为一片圣地。

当然,这些部分在其《刘家昌开口》当中没有,这是60岁以后开始操盘的产业,60岁之前的刘家昌故事大致都在《刘家昌开口》中了。之所以叫“开口”,“因为几十年大家都找不到我,大家都在找我,都在问我在做什么”,现在,这个节骨眼上,“我做一个回答,我在这里”。

11月1日,《刘家昌开口》即将上线。最近的日子里,不用电脑的他尤其关注自己内容的到达率,“我想让姚贝娜的粉丝知道,还想让喜欢邓丽君的歌迷们不要忘了她,我要通知到他们”,至于自己,“我是一个老师,老师哪里来粉丝,我需要让大家不忘记我的学生”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非常娱乐 » 隐退娱乐圈十年后 《刘家昌开口》曝音乐圈故事

分享到:更多 ()